三江阁 > 玄幻魔法 > 羿王传 > 第180章 斗智

第180章 斗智

  书名:羿王传  类别:玄幻魔法  作者:云之寻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就在尹天成准备落座之时,有位年轻人走了出来,向他行礼说道“枯木前辈果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令在下好生佩服。”

    尹天成立即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丝敌意,一边回礼一边猜道“不会又有人不服,跳出来与我作对了吧”

    接下来就听到这年轻人不怀好意地说“依在下看来,鞘剑一体不过是种颇为取巧的法术,谈不上有何高明之处。”

    尹天一听乐了,说道“难道你也想试试,能否拔出我这把宝剑”

    年轻人答道“前辈误会了,在下怎敢在您面前献丑,我不过是想趁着今天这个难得的机会,斗胆与前辈切磋一下,给各位道友助助兴。”

    话说的很客气,可年轻人眼中已有寒光掠起,这让尹天成意识到对方是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这时,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尹天成身上,他们已看出这位年轻人不会一直这么客气的和尹天成聊天,说不定等下就有一场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好戏要上演了。

    顿时有好事之人忍不住叫道“万道友,有什么绝活快亮出来吧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家伙姓万。”尹天成暗付一声后,便看到孙荃过来向自己介绍这位年轻人的来历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万遥,是天音门里最杰出的弟子,与他人擅长以法术制敌不同的是,万遥喜欢用谋略打败对手,沧州境内的许多高手都曾吃过他的亏。

    本来这一次他是没资格来慕容府的,可他的师父范宗主在半年前和他人争夺一件法宝时,被对方打成了重伤,至今仍行走困难,所以他才能和师兄一道代表天音门参加升仙大会。

    这一路之上,许多心怀不轨之人见两人年纪轻轻,以为这师兄弟俩修行不到家,纷纷拦路打劫,想夺走他们手中的那张请帖。

    可几场血战下来,修为高的师兄与敌人同归于尽,万遥却是毫发无损地来到了慕容府。

    这让在座的有些人怀疑万遥的师兄不是死在敌人手中,而是被这位心机甚深的师弟故意害死的,可谁也不敢在明面上说出来,毕竟这是件捕风捉影的事,搞不好会得罪整个天音门。

    孙荃并没有想到,他说的这些话居然激起了尹天成的好胜心。

    尹天成向来以为自己智慧超群,世上难逢对手,眼下听孙荃说万遥聪明过人,他立马猜到这位天音门的弟子即将与自己切磋的或许不是法术,而是在智力方面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所以孙荃的话一说完,尹天成就装作很欣赏的样子对万遥说“贫道这多年没在世间走动,没想到修仙界出了你这样的奇才,不知你想与我切磋哪方面的修为了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个辈,如果和前辈比试法术的话,岂不是班门弄斧吗”

    一开口就给尹天成戴了顶高帽子,尹天成却不会轻易上当,他只是微笑不语。

    这时候有人插话说道“我等修仙者,不比试法术,难道要学姑娘家比绣花吗”

    他这俏皮话引的众人哈哈大笑,万遥却是神色不变地说“切磋自然是以法术见长。但拳脚无眼,刀剑无情,若是寻常的比试,一不心便会有伤亡。倘若败者是在下,那也是我学艺不精,怪不得别人。可要是不心伤到了前辈,那岂不是”

    听他说的如此自负,尹天成当即打断他的话头冷冷说道“我不喜欢绕弯子,你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切磋,你我就不应伤了和气,在下以为,我们不能用法术伤害对方。”

    尹天成觉得万遥提出的要求非常合理,同时也好奇他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,便默默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众人也和尹天成一样不知万遥有何用意,纷纷催促起他来。

    “请前辈稍等片刻。”万遥的话语声依旧是那么的温和,可当中已蕴含一丝骄意。

    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支碧玉笛,放在唇边吹奏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是吹出几个音符,便让人听出了金戈铁马的肃杀之声,尹天成诧异起来,心里暗道“这家伙所学的法术,难道是借由笛声施展出来的吗”

    他不禁暗暗称奇,毕竟闯荡江湖的这些年来,虽听过世间有以音律为武器之人,可今天他还是第一次真正见识到,当下也不敢大意,人已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    哪知万遥吹了半天,笛声虽摄人心魂,当中也有元气波动的痕迹,却未对在场之人,甚至是任何物体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尹天成不免有些狐疑,在座之人也是私下里议论起来,觉得万遥在故弄玄虚。

    突然间,笛声的调子一变,乐曲随即变得柔和起来,全无先前的那股肃杀之气,反让人觉的欢快流畅,如春雨滋润大地,不由得神怡心醉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都被这美妙的笛声吸引住了,只有尹天成保持着警惕,不敢有丝毫的松懈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候,厅外传来了清脆婉转的鸟鸣声,继而一只有着漂亮羽毛的鸟飞了进来。

    它似乎是被万遥的琴声感召而来,先围着他的头顶盘旋了几圈,而后停在了屋梁上宛若石像般的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它当然不会被万遥的笛声石化,但给人的感觉仿若刚才听到的是一阙催眠曲,这只鸟已在笛声的魔力中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万遥停止了吹奏,对尹天成说道“前辈,我们就以这只鸟为赌注,来个竞猜如何”

    万遥说这话时,那只玉笛一直是放在唇边,好像要随时再吹奏一曲。

    尹天成愣住了,没想到万遥折腾了半天,居然提出了这样的一个要求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,无不愕然。

    有的人在想“莫非万遥心知自己不能力敌枯木道人,所以召唤出灵兽来助阵吗”

    这个念头才在心中生出,就立马被否定了,因为大家都认出这是只乡村田野间常见的鸟,它无任何的特别之处,更别说是修炼成精,有了灵性。

    尹天成不由得好奇心大盛,点头应道“难道你想让我竞猜此鸟是何品种吗”

    “前辈知识渊博,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竞猜,那在下岂不是太瞧不起您了”

    “别恭维我了,说出你的真实用意吧。”

    直到这时万遥嘴边才勾勒出一丝窃意,他轻笑着说“在下只想请前辈猜这只可爱的鸟,等下是死是活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一说完,满是杀气的音符便又从笛孔中传出,瞬间弥漫在整个大厅之内。

    众人惊讶地看到,鸟的周围,凭空燃烧出一团火焰,将它完全吞噬了进去。

    尹天成顿时脸色变了,不仅是他,在场的许多人也是眼神中有了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这时候,所有人都想起了一本佛经中记载的一个典故。

    曾经有个调皮的孩子想捉弄一位睿智的高僧,于是他捉了一只鸟握在手中,跑去问那高僧“大师,您猜我手中的鸟是活的还是死的了”

    高僧自然是看穿了这孩子的心思,假如他回答鸟是活的,孩就会把鸟掐死;可如果他说是死鸟,孩就会松开手让它飞走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没有难倒那位高僧,他最终说出了答案“鸟是死是活,全在你的一念之间。”

    眼下的情形几乎是那个故事的翻版,只不过控制鸟生死的不是万遥的手,而是贴在笛孔上的那张嘴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候,尹天成方察觉出万遥的险恶用心,这家伙吹奏出来的可不是普通的乐曲,而是蕴含着浓烈杀机的火元气

    这些凌厉无比的火元气,被万遥以音律波动的方式施展出来,此刻它们化作火焰像笼子一样罩住了鸟。

    只不过万遥完美的控制住了力度,让火焰暂时不去伤害那可怜的鸟,可等下只要他再吹出一个攻击性质的音符,鸟立马会烧成焦炭

    尹天成暗叹了一口气,他猛然意识到,那个标准的答案,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看似完美的回答,虽能让众人佩服尹天成的聪明才智,但却把主动权交给了万遥,这不是明显向对方示弱吗它意味着这一回合的对赌,从气势上来讲,尹天成已是输了。

    尹天成更清楚,他只有一种选择,那就是绝不能让鸟死掉,它必须活着离开这里

    即使猜中了鸟死的结局赢了对方,但在场众人都将把尹天成看作毫无怜悯之心的人,这岂不是坏了他的口碑。

    当尹天成察觉出自己掉进了万遥精心设置的圈套里时,他发现自己似乎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这家伙先前假惺惺的说切磋时不应伤害对方,这根本不是什么好意,而是为了堵死尹天成赢得竞猜的最后一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万遥防的就是这一手,在吹出必杀之音前,他不能让尹天成用法术束缚住自己的行动,否则的话,他就无法用嘴吹奏玉笛了。

    尹天成一时不察,答应了万遥的要求,那他当然是不能动用法术触及到对方的身体,哪怕是一分一毫

    整个大厅都寂静了下来,在座的聪明人也察觉出尹天成所面临的两难局面。

    见尹天成半天没有作声,万遥不由得意地说“前辈,莫非你老眼昏花,看不出这只鸟是死是活吗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盯着尹天成,看他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可谁也没有想到,尹天成竟答非所问地说“今天的天气,真是好啊”

    说完他惬意地伸了个懒腰,而后坐回到了位子上喝起茶来。

    大家顿时冷笑起来,以为尹天成无计可施,接下来要向万遥认输了。

    慕容亮怕尹天成难堪,便低声说道“恩公,你何必与一个后生家计较,待侯教训他几句,替你圆个场,如何”

    “呵呵,后生可畏啊,我若就此低头,那这张老脸往哪搁了”尹天成喝完了茶,放下茶杯后便微闭着双目,像是陷入了冥想之中。

    众人皆认为尹天成选择了避答的方式不让自己过于难堪,那些看他不顺眼的人不由得窃喜了起来,巴不得他当众出丑。

    万遥却是心里一惊,因为尹天成刚才放下茶杯时,他似乎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周围留下了元气波动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让他有些惊慌,赶紧抬头看向屋梁。

    火焰没有丝毫削弱的迹象,同时万遥也察觉到火中的鸟无任何异样,他这才松了一口气,人也是越发的张狂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以为尹天成会就此认栽时,尹天成突然睁眼对万遥说“你真欺负我老眼昏花了吗明明是一只活生生的鸟飞进来,你怎么会认为它是个死的”

    “是吗在下可不这么认为。”万遥奸笑了一声,如尹天成所料那般吹出了一个尖锐的音符。

    屋梁上的那团火焰顿时窜出了尺把高的火舌,在众人面前展现出了它狰狞的面目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尹天成采取了行动,只见他伸手五指一张,掌中立即有无形的凌压向着那团火焰罩去

    万遥不无讥讽地说“前辈,你难道想吃烤熟的鸟肉吗”

    他不怀疑尹天成的能力,可这时候出手已是迟了,当火焰熄灭之时,那只鸟即使不烧成灰也会变成一具焦尸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在座之人都听到了熟悉的鸟叫声

    火焰尚未完全熄灭,这只鸟竟奇迹般的活了下来,它当着众人的面展翅高飞,瞬间从敞开的窗户中飞了出去,重新投奔自由的蓝天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眼眸陡然增大,万遥也是傻了眼,忍不住问道“这鸟,怎么能活下来”

    尹天成神秘一笑,摆出了长辈教训下辈的架式。

    “唉,现在的年轻人啊,不把心思用在刻苦的修炼上,反倒用到了歪门邪道中,大家说这种心术不正的人,最终有机会羽化成仙吗”

    说完,尹天成叹了口气,装作很失望的样子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”万遥无言以驳,他干瞪着眼睛,心里是又羞又气。

    随即一阵爆笑声,响彻整个大厅那是大家在嘲笑万遥自不量力地挑战尹天成,结果却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小技巧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

 

腾飞彩票平台 腾飞彩票平台 腾飞彩票平台 腾飞彩票平台